言总弃妻要改嫁 主角: 郁陶, 言寄声 字数: 1,679,217 状态: 连载中 共 818 章

广告位

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 ”她突然慌了,脸白得红了。 两人虽然结婚了,但实际交往的时间没有几天。 他突然变成了这样…

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 ”她突然慌了,脸白得红了。

两人虽然结婚了,但实际交往的时间没有几天。 他突然变成了这样。 她……

“你……你喝醉了……”

“沐雅…”

光是这个名字,原本脸颊通红的郁闷就像突然遭到电击一样,她开始拼命挣扎。 “出声,你清醒了一点,你醉了……你放开我,快放开我,出声……我……”不是沐浴露。

男人捂住了她的嘴唇,好像在焦急地听她说话一样。

“吵死了! ”

用醉眼眯着眼睛,他压住她的动作很粗鲁。

就像黑暗中,发着光,在暗夜中凝视着猎物的饿狼。

吻了一下,掉了下来,好像不喜欢,所以故意避开了她的嘴。

他把吻痕烙在她的全身,连手脚都不放过……

像是在做膜礼拜,像是在洗衣服,用偏执、近乎疯狂的方式,用他自己的味道,掩盖她身上别人的味道。

郁陶被困了整整三天。

每一个白天,话语都会消失,每一个夜晚,他都会突然出现。

带着全身的酒气,有刻骨的怨恨,模棱两可地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,没有请求她的原谅……

第四天,她忍不住发高烧。

翅膀飞来帮她看病时,他吓得看到话寄生了十几个……

可恶!

昏迷中,郁陶终于放开了手脚。

她怀孕了,不能吃很多药,连退烧也只能尽量物理降温。

她手脚发软,躺在床上,一巴掌大小的小脸三天又瘦了一圈,仿佛下一秒钟就能直接停止呼吸。

迷迷糊糊的时候,她又睡着了。

呆呆地,好像有人轻柔地碰了碰她的额头,为她擦了身子……

“用语言发声……”

在梦话中,眼泪无知地滚了下来,烫得不知是谁的手掌。

那只手,在颤抖!

……

醒来,郁陶现在是一片碧绿的黑色。

佣人正在打扫房间,她挣扎着坐着,薄薄的睡衣盖不住身上的吻痕。

佣人下意识地看过来,目光卑鄙而轻蔑。

仿佛在看一位只要付夜总会的钱,就能和我一起睡的小姐,而不是爱说话的夫人。

郁闷之下,不想和佣人对视,只是冷眼一挥,佣人不自然地转过头去,语气还是不敬。 “少爷说的。 从现在开始,在家里慢慢养轮胎吧。 也不用再出门了。 ”

“是什么? 他想软禁我吗? ”

佣人咧嘴,表情仿佛她说不知道似的。 “两个人都是大个子,医院的工作也很辛苦,少爷也是为了你,所以不是我说,你也要知道感谢……”

“他呢? 在哪里? ”

说着,郁闷地下床去找人。

但是,脚尖刚落地,眼前发黑。 佣人不能不帮助她,只是嘴上说:“啊,啊! 你这是在折腾什么? 我说了要在子宫里养育,你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放心吗?”郁陶用力推开让她很不舒服的佣人,“我的手机呢? ”他用冷淡的语气说。

佣人说:“被少爷说了。 郁先生可以不出门,也不能用手机。 有什么事告诉我们,我们告诉他就好了……”

“你怎么称呼我? ”

“郁……”佣人心虚,开口也不敢多说。

她故意叫郁小姐是因为想让她理解自己的立场。 在这所房子里,没有人认为她是少夫人。

但是,打少爷回来,和她把房间弄得圆圆之后,这个女人好像有底气,态度不一样了。

佣人有点刁难,也不敢再说话了。

陶便冷冷地又说:“我再问一次。 手机在哪里? ”。

南城郁家也不是小家,能养活的女儿自己也不娇气可怜。

她平时发脾气,是因为她第一次来的时候,不愿意和家里的人撕破脸,不是真的好欺负。

那个佣人最终受不了她的气场,最后发抖,不愿意,把手机还给她。

几乎在拿到令人郁闷的手机的同时,电话打了过来。

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,一瞬间觉得自己错了。 姐姐?

也许是因为房子大,郁郁寡欢的父亲对生儿子继承家业很执着。 所以,他们家有六个姐弟,除了最小的弟弟外,还有一个妹妹、三个姐姐。

姐姐和她年龄相差10多岁,和南城的父母结婚。

当时,大姐是个青梅竹马,谈婚论嫁,父亲求她嫁给一家人,她被迫嫁给南城父母官,享年20多岁。

在那之后,姐姐再也没有回家过。

即使很少和她们几个弟妹联系,总是只是过节,简单的问候,而且只有她们主动,姐姐才能回到一个消息。

所以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,她也很意外。

迅速应对,没等她开口叫姐姐。 从那头也传来了抽泣的声音。

“陶陶,你姐夫出事了。 ”

就这一句话,郁闷的心脏心跳加速,“姐姐,别哭,慢慢说,怎么了? 父母知道吗? ”

“父亲知道,但他说百姓不与官斗,就帮不上忙。 妈妈也知道,妈妈能做什么? 陶璐,姐姐以前对你态度不好,本来没脸对你开口,现在能说话了,帮你姐夫的人,只有语言发了声。 你能不能……”

关于作者: 游客

为您推荐